NAGW.COM

当前的位置:NAGW.COM > 社会 > 正文

投诉浙江宁波体育运动学校

NAGW.COM

向上级部门举报

浙江省宁波体育运动学校发生 “结伙殴打、校园欺凌”事件,殴打人串供做假笔录

事情概况:2020年11月7日晚上,浙江省宁波体育运动学校寝室内,没有事情起因,周某某、王某某甲、王某某乙有预谋地把我孩子诱骗到他们寝室,对我孩子实施结伙殴打,造成我孩子脸部红肿、牙齿出血、耳膜充血、手臂淤青。

一、对宁波体育运动学校处理此事件的态度严重不满。

1、宁波体育运动学校未表达过任何歉意。

2、该事件发生后,宁波体育运动学校未做任何心理疏导。

3、宁波体育运动学校为了把这个“结伙殴打、校园欺凌”事件隐瞒掉,极限施压。

时间线:

2020年11月7日晚我们想报警,但体校射箭队王某某教练让我们私下解决,说家丑不可外扬。

在我再三要求之下,2020年11月9日下午2点多才上报学校。

下午三点十分才见到领导,说会尽快核实。

2020年11月12日宁波体育运动学校托宁波奉化区体校校长邬沛洁做中介人,让我不要把该事件追究追责下去。

2020年11月13日上午,宁波体育运动学校分管教育领导(说不上名字)让学生处吴玉君老师打电话到别的学校,说污蔑丑化我孩子的话,不要让别的学校接受我孩子!

2021年 2021年1月19日我写了一封投诉信给宁波市长信箱,宁波体育动学校仍糊弄我,没有实质性解决。

2021年3月3日又给宁波市长信箱写了第二封投诉信,为我和我孩子找回公道。

但情况和之前一样没有解决问题。

二、对宁波体育局事后不监管、不对宁波体育运动学校作出处分严重不服。

1、对我拒之门外,不予处理此事件。

2、宁波体育局在信访平台的上述答复含糊不清。

时间线:

2020年 2020年11月13日19时,我反映给宁波体育局,称会去调查,之后没有回复。

2020年11月20日下午,再次打电话给宁波体育局,自称办公室主任说:“回复不属于他们管理”。

2020年11月23日,打宁波体育局投诉部门电话一直没人接听。

2020年11月23日询问处理情况,未答复。

2020年11月30日下午,向信访平台电话反映问题。

2020年12月1日10时58分,宁波体育局答复已知悉。

2020年12月3日,我打信访平台电话,反映宁波体育局问题。

2020年12月4日,宁波体育局副局长吴承军打电话来,一是希望让我跟体校协商调解,二是甩锅给公安部门。

2020年12月4日,宁波体育局在信访平台回复。

但我不认可。

就这样反复了四次。

2021年 2021年1月19日我写了一封投诉信给宁波市长信箱,宁波体育局仍糊弄我,没有实质性解决。

2021年3月3日又给宁波市长信箱写了第二封投诉信,为我和我孩子找回公道。

但情况和之前一样没有解决问题。

三、对宁波公安局高新分局新明派出所和宁波高新区法院作出的处理决定严重不服。

1、案件调查严重存在不实。

2、新明派出所行政乱作为。

(1)只对周某某一人做出了行政处罚决定书。

(就罚了三百元钱)

3、新明派出所行政不作为。

新明派出所在信访平台好几次不予以正面明确答复该事件是否结案。

等了23天才明确答复。

4、适用法律、法规错误,存在故意隐瞒事实,减轻违法者处罚行为。

(1)新明派出所认定周某某2020年11月20日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时间上存在明显的逻辑错误。

(2)故意隐瞒我孩子年龄,减轻违法者处罚,适用法律存在明显错误。

行政处罚决定书里只字未提我孩子未满14周岁。

(3)滥用职权,减轻处罚法理依据不明。

5、2020年11月27日作出的第一次行政处罚决定书里有周某某、陈某某、王某某甲、王某某乙,却在2021年7月15日作出的第二次作出行政处罚决定书只有周某某、王某某甲、王某某乙3人了。

没有陈某某,怎么消失了?但笔录上清清楚楚写着,陈某某参与了殴打。

做的就是串供假笔录。

通过与陈某某母亲电话、短信沟通,其母亲证实陈某某未参与该事件,只是为仗义、分担,做笔录之前统一过。

6、宁波市高新区法院不负责任。

时间线: 2020年 2020年11月14日19时,我们去宁波市公安局高新分局新明派出所报案,当晚值班领导新明派出所副所长卢峰峰态度恶劣,认定由学校调解处理。

在我再三要求之下,才开始给我孩子录笔录。

2020年11月16日,新明派出所再次诱导我跟学校协商解决,我再次明确表示不接受调解。

2020年11月17日,新明派出所电话通知我去他们派出所案件受理单上签字。

还说正在给殴打人做笔录。

2020年11月19日我去新明派出所案件受理单上签字,递交上了各种医院证明。

2020年11月23日,打新明派出所电话问该事件情况,联系不上办案民警。

2020年11月26日下午,新明派出所陈民警联系我,再次问我是否要跟学校协商,我明确表示不接受调解,姓陈民警告知我2020年11月30日可以作出这个案件处理决定。

2020年11月30日上午,新明派出所答复已经调查清楚,并已作出了处理决定,可以去取行政处罚决定书副本了。

但行政处罚决定书里事情不真实,没有公平公正没有依法依规处理,我不接受。

办案民警说去法院,不要再来这里了。

2021年 2021年5月17日我向宁波高新区法院提出行政诉讼。

2021年5月19日上午,宁波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新明派出所副所长说,要改变第二次作出“处罚决定书”那么我孩子就会留案底。

2021年6月8日收到宁波高新区法院寄来,宁波公安局高新区分局新明派出所提供的一份答辩状和一本证据目录。

我对答辩状提出九条质疑。

周某某、陈某某、王某某甲、王某某乙4人的询问笔录存在严重真实性问题,就是串供假笔录,新明派出所认定的事实严重错误,并且这四人在做笔录时没有监护人陪同。

2021年7月2日,宁波公安局高新分局、新明派出所都来电说要原告我孩子重新做笔录。

多次让我做笔录。

2021年7月19日下午三点多,开庭前一天,宁波高新区法院法官谢国斌打我电话说:“感觉有可能我告错单位了”。

在2021年7月26日宁波高新区法院行政裁定书驳回我原告的起诉,说告错主体,觉得就这样被法官套路,追了法律空子。

我多次向宁波体育运动学校、宁波体育局、宁波公安局高新分局、新明派出所和宁波高新区法院提出过,认定的事实依旧错误,就是不理睬,官官相护,态度傲慢。


本页地址:https://www.nagw.com/2021/1123/5239.html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NAG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NAGW.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11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