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GW.COM

当前的位置:NAGW.COM > 社会 > 正文

狗咬人还让不让喊疼?投诉杭州萧山交警:刘垚

NAGW.COM

被抢物品,吉利熊猫汽车一辆,华硕笔记本电脑,一个80安时的骆驼电瓶

一个1TB 的硬盘 ,一个美容点痣仪,一个电子辐射检测仪,衣服春夏秋冬全套

被子,一 个中兴手机,一个欧奇手机,各类数据线,点评充电器,插排线,等

诸多物品 全被土匪暴徒抢走了。

这些罚款业绩不择手段,利用辅警 代替交警,单独在停车场挨个的查车,

看驾驶室有没有人,一旦有人就要求检查证件。

怒斥身份证,行驶证,驾驶证,

一旦发现 手续不全的,那就发财了,拿不出来的一口咬定违法了,车子怎么开进来的?

难道抬进来的?我一再解释这是我住宿的车辆,已经坏了,都没钱修,我已经没有工作,

没有住宿,车子停了十多天,没有开,三条恶狗露出狰狞面孔,要把我的车拖走,

妄图通过绑架我的车辆,敲诈勒索罚款,以此创造业绩,我坚决不同意,车子不要了,

物品不要了,也绝不服从这类 暴徒,以执法为名,行抢夺之实的敲诈勒索。

暴徒在抢夺的过程中,说我再抗拒执法,威胁喷辣椒水,要击毙,还叫嚣滚出中国。

车拖走之前,我本想拿车里的东西,被跪压脖颈,差点丢命,在受伤后,还被关进派出所,

理由是我袭警,关了一下午,再被放出来了,即便是:最丧尽天良的黑社会,也不会说

对一个地地道道的中国人说:滚出中国。

这些咬人的狗,隔三岔五的 来停车场挨个的查看驾驶室?之前查过好几次,也看过

我的驾驶室,由于玻璃是黑的,可能没看清里面,没看到车里有人,就走了

这次,因为我玻璃开窗了,主动问了辅警什么事,才引发这一系列的事情。

既然是监控预警,为什么不是直接找到车辆?难道不认识车子?这个停车场

隔三岔五的有预警吗?既然是预警为何不是身穿正规交警服装,悬挂警号的

交警直接来检查?而是辅警单独来代替交警执法?

辅警有权利 喝斥 驾驶证,身份证,行驶证吗?为辅警非法搞业绩合法化准备

一套说辞,要抢你,能有一万个理由。

权力掌握在暴徒手里,欲加之罪何患无辞。

我本以为车子都坏了,在停车场停了十多天,以为配合一下调查就没事了,

我想的太简单,不仅车子被抢,还被跪压脖颈,左耳近一个月听不见声音。

事情经过:事情发生在2021年2月26号,一个单独的辅警:陈晖,为了搞业绩,

在免费的停车场,到处查看车内有没有人,走了一圈之后,来到我的车子,照

例往我驾驶室东张西望,我问他什么事,辅警陈晖:大声怒斥我:驾驶证,身份证,

行驶证,还让我站着别动,要给我拍照,我问他怎么了,我犯什么法了,

陈辉说:说是例行检查。

我一头雾水,既然是检查怎么是一个人? 还是个辅警。

我心想自己没有犯罪,检查就检查吧。

我说只有身份证。

车子手续丢了。

我又没在路上开,车子都坏了十多天了,发电机

不发电好了,这个辅警立刻走到一旁:陈晖 立刻对讲机上报,说查到一个没证的。

对讲机那边即 傅龙祥说:稳住他别让他走,等我过来。

这辅警陈晖:用车堵在我车尾后面。

我问他犯什么事了,他说,不知道不能走。

然后 等了 足足有三四个小时,苍蝇老鼠:傅龙祥,才赶到现场,开始客客气气的,

问我是那里人,来萧山多久了?做什么工作的,我问他我犯什么法了,傅龙祥说

就是调查一下,放心吧,没事的,然后问我最近在那里开?在什么时间,走了那条路,

就是调查一下,不要紧,没有事的,我以为真的没有事,就说了,车子没坏之前,

也就是几个月之前,晚上两三点的时候,挪动过,我说晚上很多信号灯 都黄灯

我挪动下不犯法吧,结果说我违法了,车辆要拖走。

我说我没有工作,现在穷的连房子都租不起了,住在这里的,车子都坏了,你们

拖走我的车,我就一无所有的了,我住那里?傅龙祥说,这个关我什么事,你

可以去收容所,我说共产党不是土匪吧,对这样困难的群体落井下石?

傅龙祥说,你以为你是谁?你态度给我放好些,也许我让放你一马。

然后我就调正音量,详细说我的困难情况,我现在真的很难,没有工作

没有住宿,希望他们不要为难我,傅龙祥戏弄我说:对啦对啦,就要你这个态度。

你这个态度很不错哦。

没多久傅龙祥说你这个车要拖走的,尽管我哀求希望他们

不要为难我,但还是喊来拖车。

还喊来了增援:刘垚,还有其他辅警

刘垚到达现场之后,一来就说我这个情况要坐牢,还装好人,你没钱吃饭我请

你吃饭,但要等你坐完牢出来再说,说我妨碍执法,是要被击毙的,我拿出手机

拍摄取证,我说你这样执法我要网上举报的,刘垚说:去举报吧,我家庭住址,

家人姓名都可以告诉你,举报好了给我看看,不知道自己多大能耐,谁搭理你。

我说我在停车场停了十多天,违什么法了,刘垚这条疯狗说,让我去交警队查看

监控录像,说我无手续上路,我说这是我的住宿车辆,已经没有工作,在流浪汉

的边缘徘徊,不信你看:车子里面有被子和衣服,刘垚说这个我不管的,并威胁我

不配合拖车,就要要喷辣椒水,由于我所有的家当都在车里没有拿出来,我阻止拖走,

三四条发狂的疯狗: 刘垚,傅龙祥,陈晖,还有其他人,迅速把我按到在地,

跪压我脖颈近十分钟,没多久就呼吸困难,脑袋天昏地暗,一阵恶心,在求饶

之后才 换人继续跪压,这才缓过气,不然就一命呜呼了,

这过程比:美国黑人的命也是命,还要恶劣,人家是一对一的跪压,

这群暴徒是 三个人一起跪压,跪压胳膊,腿,脖颈。

苍蝇老鼠:刘垚 还拨打了 城厢派出所民警电话,并非通过110报警,喊来十多人的

派出所民警,辅警,两部车子,现场交警与公安人数近20人,残害一个一无

所有的流浪汉,还反过来污蔑我攻击警察,最后我的车子被抢走,被抓紧派出所

出来后没地方去 ,手机也没电, 睡了两天公园板凳,之后左耳朵近一个月

听不见声音,嗡鸣,

在我网上举报之后,这帮疯狗打电话,让我去接受调查,我要求和现场

交警联系,被拒绝,还邮寄材料给我家人,事后 警务督察也打电话给我 让我去

接受调查,警务督察的意思,视频里没有问题,一切的残害经过都合情合理。

有异议就过来当面说,我之前去了一次,又让我回去等消息,都没有见到

现场的交警。

我再过去,再把我手机抢掉,再被一帮苍蝇老鼠,残害一次,

再受伤,没有钱看病了,我找谁?这群恶狗 只有你想不到,没有做不到的。


本页地址:https://www.nagw.com/2021/1123/5308.html

    下一篇:没有了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NAG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NAGW.COM 版权所有 闽ICP备18011963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