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GW.COM(群众投资网)

当前的位置:NAGW.COM >> 河南50岁妇女哭丧为生,每日磕200次一年磕上万次头,每场赚 >> 正文

河南50岁妇女哭丧为生,每日磕200次一年磕上万次头,每场赚

发布时间:2022-01-09 15:31:36 来源:社会波澜壮阔

“哭丧”是我国丧葬习俗的一大特色,以哭的形式来寄托对去世亲人的哀思。

哭声的大小非常重要,如果哭声很小的话,便会成为方圆数十里的笑柄,

其子孙后代也会被人视为不孝。

有些人为了求得美名,就会花钱请人替死者哭丧,

随后也便有了专业哭丧的职业。

在我国河南省就有很多这样的职业,今天我们说的主人公叫做武会霞。

武会霞出生在河南省

偃师市的一个小乡村里,她的职业就是“

哭灵”

也就是她让这份行业越来越火。

武会霞如今已经50多岁,她已经在这个行业里闯荡了五六年的时间。

她每年平均要哭70多场,每场哭灵都会不断地磕头,也就是连哭带跪。

一天下来武会霞最少要磕200多个头,一年积累下来跪地磕头上万次。

有很多人都不看好这份职业,但她从不在乎别人的看法,只要钱赚得干净就行。

其实武会霞选着这份工作也是被生活所逼。

因为她所居住的乡村被山林所包围,交通十分不发达,

一家人只能依靠几亩薄田维持生活。

她有三个要吃饭的孩子,上面还有一个90多岁常年卧病在床的老母亲。

家中的房子十分破旧。

家中的劳动力只有自己与丈夫两人,但武会霞需要每日照顾年迈的母亲,

不能出去干活,所以全家人只能依靠丈夫一个人。

刚开始地里的庄稼收成还算可以勉强维持生活,可这两年收成越来越差。

武会霞夫妇二人实在是被生活压得喘不过来气,

无奈之下才开始慢慢了解

“哭丧”

这种职业。

有一天武会霞去县城给老母亲买药,在途中恰巧遇到一户人家正在举办丧事,

大家都知道我国人都喜欢凑热闹,武会霞也不例外。

武会霞就凑到前去看热闹,武会霞感觉这场丧事举办得还挺大的,

随后一个哭声把武会霞的眼神吸引过去。

这个人的哭声非常的响亮,脸上满是泪花,

武会霞与旁边的人闲聊说:

“这个人哭得真痛,逝者肯定非常疼爱她”。

旁边的人开始笑话武会霞,武会霞开始纳闷难道自己说的不对吗?

如果她不对老人有感情,为什么要哭得怎么惨烈。

这时旁边的人才开口说:

“她是为钱才哭的”

武会霞听后更加郁闷了

“为钱?”

原来这个哭者与逝去的人没有一点关心,他们是被逝者的亲人花重金请来的,

这时武会霞才反应过来,世界之大真是无奇不有,

这世上竟然还有专门哭丧这种职业,而且还非常赚钱,她此时感觉自己就是井底只为太没有见识了。

没有见识也不能怪他,她每日生活在小乡村,基本上没有什么事都不会来县城,

这次如果不是为了给老母亲买药,或许这辈子也不会知道这个职业。

随后就回到家与丈夫说起这件稀奇的事,丈夫也被这件事情给惊讶到了。

然后又算起了钱,

一场哭丧可以赚700元左右

,这可是比丈夫辛苦半个月赚得还要多。

说着说着武会霞就开始心动了。

今后的几天了她一直在琢磨着此时,这么赚钱的职业我去干的话能不能也这么赚钱。

一天晚上武会霞就又与丈夫说起此事,武会霞说

“我适不适合去干哭丧这个活”。

丈夫听后怒骂武会霞,自己家中都好好地哭什么丧。

这种工作十分晦气,再者如果武会霞真的去干这种工作的话,

他们一家人肯定会被村中人指着鼻子嘲笑,丈夫可不愿意去丢这种人。

其实武会霞也想到了这一点,但她也考虑了现在的家庭情况,

如今三个孩子上学要花钱,自己的老母亲治病吃药要花钱。

两人过了这么多年,家中没有存下任何存款,

甚至还欠下一屁股外债,

如果再不去找赚钱的路子,这个家迟早要垮掉。

武会霞丈夫听后也说不出来任何话,没有说同意也没有说不同意。

第二天武会霞就与一家专门变量丧事的团队联系,

联系上之后对方让武会霞前去面试。

最终面试官看上了武会霞天生洪亮的嗓音,随后就给武会霞安排了一单生意,

接到生意之后武会霞十分的紧张,毕竟这是她第一次没有任何经验。

武会霞向团队里的老人学习经验,自己私底下不停地练习哭丧所有的关节,

那个环节需要什么动作,最终武会霞把所有环节滚瓜烂熟地记在了心中。

丧事仪式开始的前两个小时,武会霞开始整理装扮,穿着哭丧人需要穿的白衣,

这是为了对死者表示尊敬,头上裹着白领,团队还在她的脸色画上了最为重要的血泪妆。

丧事开始,逝者亲属就开始对棺材进行行跪拜礼,武会霞在旁边拿着话筒说着逝者的生平事迹。

意外的是,武会霞第一次就进入了状态,

仿佛自己就是逝者的儿女。

讲着讲着眼中的泪水哗哗地往下流,话语间夹杂着悲伤的情感,

现场很多人也被武会霞所感染,纷纷流下了泪水。

讲完死者的生平经历之后,武会霞就开始扶着棺材放声痛苦,

声音响彻了整个丧礼,她一边哭一边给逝者磕头,从开始磕到丧事结束,

整场下来最少也要磕上600多个头。

最后武会霞的双腿被跪得麻木失去知觉,嗓子也哭得沙哑起来,

就算这样武会霞的哭声依旧没有停断。

武会霞的努力也赢得了逝者家属的肯定,

不仅给了武会霞提前谈好的700块钱,

还额外给他包了一个红包作为奖励。

也是自从武会霞哭出了名气,之后越来越多的人找武会霞前去哭丧。

武会霞看到手中的钱心中也非常喜悦,这时终于看见一丝丝希望。

丧礼结束之后便回到了家,向丈夫说起此事,丈夫对武会霞十分的失望。

随后武会霞掏出来700块钱放到了丈夫的手中,告诉丈夫这就是她一天所赚的钱。

丈夫看着手中的钱再次说不出来话,这赚钱也太快了,比他半个月赚得还多。

自此之后丈夫便默认了武会霞去干这种职业。

武会霞也没有想到自己在这个行业一干就是

6年,

他每年基本上要哭80多场,这么多年下来自己都不知道磕了多少个头。

日积月累下来武会霞的膝盖上结上了一层厚厚的茧,这些都是跪出来的。

其实武会霞不是每场都能哭得非常痛,有时候遇见与自己毫无关系的死者,

真是非常难哭出来,但是她这么多年已经掌握了一些技巧。

这么多年武会霞也在哭丧圈

“哭”

出了名声,家中也因此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

武会霞不仅把欠下的债还清了,手中也有了存款。

刚开始武会霞承认哭丧人,村里的老老少少都在背后议论说她晦气

在路上碰见熟人也不与武会霞打招呼。

就连自己的老母亲也说武会霞不对,母亲更是觉得是因为自己拖累了这个家,

才导致武会霞去干这种工作。

这段时间只有武会霞的丈夫理解她,为她分担舆论的压力,

时间慢慢地过去,武会霞再也不会在乎这种嘲讽,

他虽然从小没有上过几天的学,但知道一句名言:

“走自己的路让别人说去吧”。

后来武会霞将自己的事业发展得越来越大,甚至与丈夫一起创建了

“心声”

戏队。

除了哭他们也会用唱歌与戏曲来传达对逝者的思念,

武会霞创立了新型哭丧的形式,这个形式非常受大家喜欢。

“心声”团队的生意越来越好,现在有不少人前来讨好武会霞一家,

武会霞也不是小气的人,虽然之前他们天天议论自己,但她从来没有放在心上。

随后让村子里的很多人进入了自己的团队,带领他们一起致富。

武会霞曾经说到:

“我的工作并没有什么见不得人的,哭丧依然属于民宿文化的一部分”

“我这也是为民俗做一些贡献”,

如今武会霞也算是熬到了头,日子过得越来越好,也在城里买了属于自己的大房子。

三个孩子现在也是事业有成,都有着属于自己稳定的工作,可自己的老母亲因为年迈离开了人世,她心中有些自责,

毕竟现在有能力让母亲过上好日子,但母亲已经不在身边。

现在的人都喜欢隆重,亲人逝去也喜欢要面子,为了让别人看到自己非常孝顺,然后花钱请人来哭,不管多少钱都会去花,

这是一种不孝的行为,这样更加让人瞧不起,自己的亲人逝去就应该自己去披麻戴孝。

可现在随着生活越来越好,生活压力也随之变大,

很多年轻人常年在外,家中老人意外离世,

尽管自己非常伤心,可因为精神压抑根本哭不出来,

无法释放自己的感情,

而这些职业哭丧人懂得怎么去哭灵,也知道如何去带动亲人们悲伤的情绪,把他们请来哭一哭,可以让这些年轻人也跟着哭出来,总体来说也可以理解。

看完之后你对这个职业有什么见解呢?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NAG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NAGW.COM-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