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GW.COM(群众投资网)

当前的位置:NAGW.COM >> 中国最流氓的灰色职业,被人狂骂,却年入千万住豪 宅 >> 正文

中国最流氓的灰色职业,被人狂骂,却年入千万住豪 宅

发布时间:2022-01-10 05:43:32 来源:知足方能常乐

导读

从“打假”变成“假打”的那刻起,就只剩下赤裸裸的钱财交易了,又何谈正义和道德呢?

假货,人人避之不及;打假,人人拍手称快。

去年6月,杭州警方通报了一起借由职业打假实施敲诈勒索的恶性犯罪案件。23名团伙成员频繁活动于多家知名商超,以放置异物、抽走合格证、破坏生产日期等手段,进行密集索赔。

无独有偶。今年3月,山东省单县市场监管局接到举报人韩某的“过期食品”维权电话,通过调取监控发现,韩某蓄意对商品进行了调换,更匪夷所思的是,在信息联网中,韩某被发现参与多起相关案件,已是惯犯。

利益驱动下,职业打假者的手段越来越偏激,通过虚假投诉、故意栽赃、恶意差评,来敲诈合法商家的做法屡见不鲜。

潜移默化中,用来填补行政监管真空的民间打假,在某种程度上已变成了一门灰色生意,很多人甚至靠此过上了年入千万住别墅的致富生活。

1

说到这里,就不得不提及这个行业的开山鼻祖——王海。1994年,《消费者权益保护法》正式施行,明确了“退一赔一”的原则,次年,22岁的王海在北京隆福大厦买了两副山寨索尼耳机,以身试法将商家告到了法庭,引发社会广泛讨论。

敢于第一个吃螃蟹的王海,不仅成了首位中国保护消费基金会设立的“消费者打假奖”获得者,还被媒体评为中国新闻人物。

光环和掌声接踵而来。1998年,王海在上海与克林顿夫妇对话,克林顿称王海为“中国消费者的保护者”;1999年,王海受邀担任央视经济频道“一周风云”栏目的嘉宾主持。

深谙借势之道的王海很快开起了4家职业打假公司,业务包括“帮消费者维权、知假买假、替企业打假”三部分。

市场流行的说法是,王海接一个“案子”的起步价是30万,到2013年,王海本人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资产已过千万,间接证实了传言。

讽刺的是,职业打假人也分三六九等。一类是以王海为首的正规军,这类人通常会组成专业打假团队或公司,主要盯着大企业或大V的动作,因为可捞的油水更足。

第二类是人数占比更多的散兵游勇,潜伏在各大社交平台里,专靠碰瓷电商卖家来营生,在QQ群搜索“打假”,能出来上千个群,成员少则几百人,多则2000人。

课件里详细整理了广告法、消费者权益保护法、食品安全法、产品质量法、化妆品标签管理办法等条款的一切“漏洞”,且不定期更新。

▲打假群资料

这类培训的收费并不低,价格从488~1888元不等,如果不接受培训,就没法玩得开。比如,在职业打假人圈子里,有一套固定的黑话:“上车”的意思是别人带着你一起打假;“车票”是跟着别人上车,要给别人钱作为好处;“先车后票”则是得了赔偿再给好处;“翻车”是指索赔失败。

打假群内,师傅每天都会发布类似这样的消息:

“来两个赔偿,可下车600/800,车费50,自备本金9.5,小成本,高回报,百分百下车,不下车退车费和本金,最后下车分我两百。”

群成员纷纷响应,如秃鹫分食般共同参与这场打假。在付诸行动前,师傅还会叮嘱打假流程:一定先跟卖家聊天套话,等到卖家踩坑之后,再将法律知识告诉商家,以及商家所要承担的严重后果,气氛剑拨弩张之时,直截了当地提出赔偿要求。

当群成员有了“成功案例”之后,就可以自立门户吸引下一茬新人。为了彰显经验,招新的师傅会在群里发送徒弟们的收入截图,多数人的月收入都在万元以上。

▲打假群里,成功索赔者会分享截图

既吸血商家,又收课程费和分成费,“空手套白狼”的暴利程度可想而知。况且,以前上门打假还有人身风险,而现在,只要坐在电脑前,到各大电商平台尽情索赔就行了,简直是一本万利,财源滚滚。

2

利益驱动下,职业打假者聚焦的问题,早已和公众的诉求南辕北辙,逐渐演化为毒化营商环境的污染源。

据公开报道,有媒体从裁判文书网14338篇涉及“职业打假人”的文书中,根据裁判日起选取了2019年至2021年间100份裁判文书,梳理了各地法院针对“职业打假人”的判决结果。

其中66份驳回了“职业打假人”的诉讼请求,还有2份裁判文书中,涉案“职业打假人”因敲诈勒索被判刑。

深圳的姚先生经营一家网店,主营家具销售。其中销量最高的一款橡木桌子,由于在产品描述中,称其为“选用20年橡木精心打造”,被善于钻营的职业打假人找到了下手之机。

职业打假人要求姚先生证明这棵橡树如何拥有20年历史,猝不及防的姚先生傻了眼,拿不出证据的情况下,职业打假人要挟将通过工商投诉其涉嫌虚假宣传,除非出3万元私了。

不堪重负下,姚先生选择赔钱了事,没想到后面等来的,却是更大的厄运。姚先生上了打假人的内部名单,每天都有各色各样的打假人前来索赔,姚先生最终只得忍痛关店止损。

比起姚先生的经历,云南的张小姐也是有苦难言。去年4月,张小姐被职业打假人告知,自己的店铺名称已被别人注册商标,要求停止使用并赔偿相关费用。

但张小姐的店铺已经开设多年,每年成交额达千万流水,如果现在改名,原先的品牌积累将付之一炬。

走投无路的张小姐只得答应赔钱,但经过这次风波,张小姐的网店人气流量一落千丈,再难回到巅峰状态。

然而,张小姐的经历还不是最惨的。两年前,山西的戴先生和老乡一起,在网上卖起了农副产品。

为经营好这家店,戴先生还背了银行贷款,谁料到店铺刚有起色,就被职业打假人盯上了。早有预谋的打假人先是将戴先生店铺的产品全部买了一遍,随后以“三无产品”为由要求十倍赔偿,总计10万元。

彼时戴先生的店铺月收入才2000元出头,无论戴先生如何哀求,对方坚决不愿让步,戴先生不得不四处借钱消灾,身心俱疲。

▲狮子大张口的“职业打假人”

还有商家形容职业打假人们如“蝗虫过境”,底层的职业打假人因为购买金额小,赔偿金额上不去,转而要求“退款不退货”,至于吞下的这些货,既可自用,也可挂到闲鱼转手,将白嫖进行到底。

即使初期与商家协商不顺,职业打假人的后招有的是。毕竟,相较于商家,职业打假人的维权成本几乎可以忽略不计。

打假人只需用订单号联系平台客服,就能拿到卖家的实名个人信息,即便告到工商部门、法院后,大多数县、镇法院的受理费也仅需10元~50元不等,如果胜诉,这些费用最后都由商家来承担。

如果遇上不愿妥协应诉的商家,职业打假人就会耍起“无赖”嘴脸。商家来了法院,打假人就撤诉,过两天又起诉,反复磋磨下,折腾不起的商家只能息事宁人。

更无下限的是,不少职业打假人,除了自己撸钱撸货,还会找商家进行“深度沟通”。只要商家愿意每年上缴“保护费”,就指导他们如何防御打假,免去后顾之忧。

以上种种,已不足以用“道德沦丧”来形容,而是纯粹的恶。

3

不在沉默中爆发,就在沉默中消亡。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NAG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NAGW.COM-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