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GW.COM(群众投资网)

当前的位置:NAGW.COM >> 乡村,是乡邻们的永远圣地 >> 正文

乡村,是乡邻们的永远圣地

发布时间:2022-01-10 08:37:54 来源:感受你的温柔

一个人即便去过再多的地方,也总有许多未知的领域。在老家,其实已经生活了数十年,然而,这个10公里不到的地方(巩新庄牛王堌),我竟然陌生的一无所知。幸好,这次出行弥补了我一切的缺憾,在2022年7月的某天,我到过这里,我和这里的乡邻,有过促膝的攀谈,还有,我还知道了他们一些埋藏在心底深处的一些小秘密。我只是说,将来在某个合适的日子,我会尽量满足他们的夙愿。

这里属于江苏丰县顺河镇,下面这座小桥是去往巩新庄的必经之路。我认认真真的观望了好久,我想永远记住此地,在这个晴朗的日子,此行给了我阳光般的心情。

无一例外的,我们的游走之地,少不了鲜花的陪伴,只是,乡村的花,更显得自由散漫。

石榴已经变了红色,已将岁月化作重量,压弯枝头。

这位热情的大叔巩伦远,带着我们在巩新庄村里转了转,他显得有些拘谨,但从他的表达里,我仍能感受到他对村庄的眷恋。

乡村是我永远的家园。在我全部的生活中,乡村是最重要的。虽然走进了城市,不可能与土地日日肌肤相亲,但我始终以农民的眼光审视乡村。

乡村的空气是清新和鲜明的。勤奋的小蜘蛛,织下的那张网,上面写着醉人的诗篇。

如今的乡村是狗吠鸡鸣,是薄薄的晨雾和袅袅的炊烟,是一条静静地流淌的小河,是茂密的狗尾巴草尖上晶莹的露珠闪耀着太阳的光彩。田里抽水归来的老大哥。看到了田野,就犹如看到了内心真实的自我。一株株茂盛的高粱、豆角子或者水稻,就是我们的兄长。

乡村是乡邻们的永远的圣地。城里人已经厌烦的事情,乡村还在喜欢或者也早已厌烦,喜欢的是一种没有丢失的乡村质朴,厌烦的是曾经生活在乡村里的城里人的矫作。

粮食的存在,使乡村有了存在的充分理由。一茬一茬的庄稼,一茬一茬的人生,在乡村的远天下格外亮丽。

在如今的乡村,大部分的庭院,默无声息,她们象一个被掏空了的心房,只有在节假日的时候,才能情感填满。

奶奶的微笑,真的很迷人,她的表情里,看不出有任何的掺杂,所以我用其做了封面。

留意才会发现,乡村的对联,竟然如此贴近地气。

在板凳上的小花猫,干干净净的,小小巧巧的,萌萌哒。

我的父亲是以土地为生的农民,我的祖父也是以土地为生的农民,翻开厚厚的家谱,由此上溯,我的祖辈们都是以土地为生的农民。他们所拥有的,一辈辈地传到了父亲手里,只是在我们这一代,似乎被遗弃了。

硕果累累的老枣树。看它婷婷华盖的样子,少说也有几十年的树龄。一个人完全拥有处理一棵树的能力,但一个人的生命未必能像这棵枣树那样坚强。

它静静的斜卧那里在,这里的环境,一如当初那样包容和沉静。这里的乡人,把它安放在生活与生命默认的章节里,通过我们拍摄的画面,制造乡亲乡情的回归。

那年,我在复新河边的老屋中,吃南瓜菜喝南瓜粥度过了漫长的童年,对南瓜有着一段剪不断、理还乱的复杂情感。

我会身不由己地对这宁静悠闲的乡村生活,生出一缕浓浓的思念,这思念像一株绿叶葳蕤的小树在心底生长起来.并不断抽出新的枝条,直至开花结实。

于是,当有一天,我碰触到和乡村有关的事物,如箢子、簸箕或平板车的时候,心底的思念便如决堤的洪水,啧薄而出了。

今天,看到这样的房屋,似乎感觉有些穿越,但她对30岁以上的来说,却有一种摄人心魄的魅力。这老房子,好像一把熨斗,能够把我们心中的皱褶抚平。

老房子,老井,乡村别具一格的美!

沧桑的“小马扎”背后,只有它的主人,才能解读关于它的故事……

乡村的小狗,在夏日阳光的压制下,看到陌生人,也懒的开口。在每个村庄,这样的画面几乎被无可遏制的复制和抄袭。

巩大庄村里居然有劳动保障服务站,我都怀疑自己的眼睛是否看错了!

大叔大婶说,他们的孩子在新加坡工作,如果在自留地看到自己的父母亲和老家的影像,那该是一件多么幸福的事啊。有时真的要感谢网络,让我们本没有任何交集的人和事,能够在这里相识相知,共同品头论足同一个感兴趣的话题。

也许,他们被自留地以这样的方式拍照,今生就这唯一的一次,但这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当同村的游子或亲朋,看到他们的时候,那份激动和欣喜,却是任何东西都无法填补和替代的。

面包车缓缓穿行在乡间的小道,它的噪声,被四围的绿色,全然稀释。

我在陌生的道路上,看着似曾相识的风景。

居住在这样的环境里,是何等美好何等快慰的事。

村里的商店,往往是乡邻们平时的汇聚之地。

淳朴的大爷,站在我面前,当我按动快门的那一刹那,他似乎觉得不知道如何是好。我笑着给大爷他们说,我们拍照,明天就发布到网上,可以吗?大爷腼腆的回答道,中,中!到孩子回家了,俺也可以在他们的手机上,看看自己是啥模样,嘿嘿……

和气的大姐,巩新庄超市的老板。一次平淡无奇的相遇,铸就一段永恒的传奇。不是吗?和村里每位乡亲认识,都是一个始料未及的传奇。

这位小帅哥年龄不大,可是咱自留地的忠粉呢。他兴奋的说,终于把你们给盼来了。

摘豆角的母亲,头发已经发白,我端详她老人家这个亲切的肖像,我顿时也想起了自己的母亲,我想,如果您是这位母亲的孩子,如果你在外地,请给老人家打电话问候一下吧。

同样是照相,但因着乡村这样宏伟的“大背景”,意义也会变得非同寻常。

这样的角角落落,只有在这里生活过的人,才会清晰如昨。

村里的老学校,里面藏满了落寞。

学校墙上的字迹,已经疯风雨剥蚀,一片斑驳。不知道亲手写这几个字的人,是否有机会看到?也不知道曾在这里求学的人,是否注意到这几个字的存在。

唯有那高耸的大喇叭,似乎还能听到做广播体操时的声音。

走在有些颠簸的路上,心却是平稳的。

老人骑车的形象,是何等的佳美!

出门见绿,比出门见喜,还更有味道。

房子老了,父母也老了,只是我们的思绪依然一片鲜活。

很喜欢这样聚拢拉呱的场面。因为,温情总是在其间悄然勃发出来。

农村人的朴实和直爽,不是在教科书里看到,而是写在题目的脸上。

那时,我常常看到这样的坐骑,我永远不知道跨在后面的筐里,到底放着啥,好奇了这么多年,此刻很希望村里知道的人,能给我答案!

苇箔,曾是每家每户的稀罕物件,但时光同样将它毫不留情的撕扯开来,再也无法还原当初的印迹。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NAG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NAGW.COM-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