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GW.COM(群众投资网)

当前的位置:NAGW.COM >> 28年前,这张“秃鹫和小女孩”的照片闻名世界,小孩后来怎么样了? >> 正文

28年前,这张“秃鹫和小女孩”的照片闻名世界,小孩后来怎么样了?

发布时间:2022-01-11 10:18:22 来源:南风知我意

28年前,一位摄影师自杀了,他叫凯文·卡特(KevinCarter)。

或许你没听过他的名字,但一定看过这张照片——

《饥饿的苏丹》(Thevultureandthelittlegirl)

照片里一个瘦得只剩皮包骨的女孩,蜷缩着身体趴在地上,在生死线上挣扎;

在她身后,一只肥硕的秃鹰正虎视眈眈得等待着......

1994年该照片获得了普利策新闻特写摄影奖,评语是这样写的:

但在获奖两个月之后,卡特选择了自杀。

这是我从业10多年来,拍得最成功的一张照片,但是我没有把它挂在我家墙上,我恨这张照片。

为什么?

1993年3月,照片首次刊登在《纽约时报》,陆续被全球媒体疯狂转载,引发了国际舆论对苏丹饥荒的关注。

不断有物资、捐款被送到苏丹,各国政府也开始关注苏丹内战。

热心的民众写信到报社,询问这个孩子后来怎么样了,不会眼睁睁看着秃鹰把小女孩吃了吧?

报社的回应有点含糊,但提到了:

记者拍摄完照片之后,赶走了秃鹫,但不确定小女孩是否安全抵达了救助中心。

当时《纽约时报》就这件事专门发表了编辑手记

什么,不知道?!

你们怎么可以不知道?

这种情况下,记者第一时间需要做的,不是救人吗?

一时间,卡特成了众矢之的:

你见死不救,根本就是现场的第二只秃鹰;

这张看似完美的照片,是建立在女孩无边的痛苦之上;

你就是一个刽子手......

满大街都是关于职业道德和人道主义的讨论和报道,每个人都挥舞着道德大棒劈头盖脸得砸向卡特。

事实真是如此吗?

当时在现场一起拍摄的,还有卡特的好朋友、同为摄影记者的奥诺·希尔瓦(JoaoSilva)。

当时派发粮食的直升机降落在苏丹,很多饥饿的平民都去救助站领粮食,其中就包括照片中小女孩的妈妈。

妈妈一时没办法照顾到她,而她也没有力气走到妈妈身边,只能停下脚步,蜷缩在地上,这时候刚好一只秃鹰停在孩子身后。希尔瓦说:

卡特轻轻地调整了角度,在不惊扰秃鹰的情况下,把他们俩都收进了镜头。

他花了20多分钟跟拍这个场景,等着秃鹰张开翅膀。

到最后秃鹰始终没有张开,于是便有了今天这张照片。

作为一名摄影师,卡特很重视构图,所以他没有把救济站在场的难民一起拍进去。

拍完之后,卡特马上就把秃鹰赶走了,小女孩也恢复了力气,慢慢朝救助站走去。

至于后来小孩到底怎样了,卡特并没有跟进。

一是因为当时拍摄时间只有30分钟,二是这个场景让他太揪心了。

他放下手中的相机,在一棵树下坐着,拼命抽烟,嘴里不断念叨着上帝,眼泪根本止不住。

他想起了自己的女儿。

希尔瓦想起当时的卡特,依然历历在目。

事后他非常沮丧。

他不停地说,我想拥抱自己的女儿。

当时普利策的评委之一约翰·卡普兰(JohnKaplan)接受采访时表示,照片中的这个小女孩手上有一个环,说明她当时已经受到联合国的人道保护。

评委们当时很仔细地看了这张照片,照片上有注释,会有人来帮助这个小女孩。

如果这个小女孩需要帮助的话,摄影师一定会施以援手的。

可惜,电视节目播出时,约翰·卡普兰的这段对话被剪掉了,人们只记得他竟然还花了20分钟调整角度;

他没有第一时间伸出援手……

就这样,对照片的误解越传越广。

自私、冷血、残忍,你的良心何在?

谴责声不减反增。

1994年7月27日,卡特在汽车的排气管上套上软管,把废气导入车厢,最后因吸入过量一氧化碳身亡,年仅33岁。

他在遗书里写道:

即使在他去世后,依然有人在批判他是因为承受不了舆论压力,良心过不去才自杀的,他这是咎由自取。

图片卡特在骚乱中拍照

在对一个人下定论之前,你对他的了解有多少?

或者说你有试着想要了解他吗?

1960年,卡特出生在南非,他的父母都是英国移民。

那时候,曼德拉领导的南非非洲人国民大会也被宣布为非法组织,无数非白人的南非人被迫离开自己的家园,种族隔离制度非常严苛。

卡特虽然是个白人,但他从小就反对种族隔离制度。

在他眼里,无论是什么肤色,每个人都是平等的,应该享受同样的待遇。

而他的爸爸妈妈,却是坚定的种族隔离支持者。

年轻气盛的卡特经常跟爸妈吵架,他希望自己最爱的父母能支持自己的想法。

我们为什么不能做点事情帮助种族隔离的受害者?

我们为什么不能向警察提出抗议?

除了口头抗议,卡特还是个真正的行动者。

1983年,南非首都比勒陀利亚发生汽车爆炸袭击。

当时正值下班高峰,一辆汽车携带炸弹,直冲进大楼,许多路人被飞出的玻璃、金属碎片击中,血肉横飞。

爆炸造成至少16个人遇害,130多人受伤。

23岁的卡特就在现场,他亲眼看到了这个血腥的场面、一大批叫苦不迭的无辜平民。

他握紧了拳头,暗暗下了决心——

后来他进入约翰内斯堡的《星报》,当上了真正的摄影记者。

罢工、抗议、殴打、枪战、砍杀……这些都被他拍进了自己的相机。

图片凯文·卡特摄影

幸运的是,卡特不是孤身一人。他有三个好朋友,格雷格·莫尼诺维奇(GregMarinovich)、奥诺·希尔瓦(JoaoSilva)、肯·奥斯特·布鲁克(KenOosterbroek)。

为了能在拍摄时有个照应,这4名摄影师,一起组成了枪声俱乐部(BangbangClub)。

图片枪声俱乐部四名成员

即使是流血、被捕,甚至是牺牲生命,他们也想让全世界知道,南非到底在经历什么。

不惜一切代价也要拍到照片,哪怕牺牲自己的生命。

枪声俱乐部工作时的场景

他们拍摄过全副武装政府军火拼的瞬间;

拍过暴力团体手拿大刀互相砍杀的一幕;

拍过抗议者被车碾、被扫射、被扔到火上烧死的场景……

换作是你,且不说生命危险与否,就是每天面对鲜血、残躯、尸体,你能坚持多久?

生而为人,你以为他们没有拷问自己: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NAG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NAGW.COM-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