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AGW.COM(群众投资网)

当前的位置:NAGW.COM >> 悲痛!83岁母亲亲手毒害儿子,背后隐情感动法官,结局很意外…… >> 正文

悲痛!83岁母亲亲手毒害儿子,背后隐情感动法官,结局很意外……

发布时间:2022-01-15 16:44:08 来源:如意人生

一位83岁的老太太亲手杀死了自己46岁的儿子。她的儿子是个智障患者,但无论如何,是自己的亲生儿子,她怎么能下得去手?庭审时,老太太说出杀人动机后,竟感动了法官。然而毕竟是一桩人命案,如何判刑成了难题。

老太太叫王宛兰(化名,也有资料上叫黄兰),生于1934年。她是广州一家无线电厂的普通女工,和丈夫在同一个单位工作。

1957年,王宛兰生下大儿子黎国坚,此时,王宛兰一家三口仍平静而幸福着。然而等到王宛兰第二个儿子出生后,她的家不再平静。

黎国思出生后,被医生判断大脑软骨头发育不全,因此不能顺利出院,被留在医院保育箱里呆了十多天。

王宛兰渐渐发现小儿子黎国思跟普通的小孩不一样,该走的时候不会走,该说话的时候不会说话。

王宛兰不敢大意,便带着孩子去医院看病。经检查,医生说儿子患了,得这种病的孩子不仅发育出现障碍,智力也受限,很难治愈。

一个普通工人的家庭,当然不可能奢望花费太大的代价给儿子治病。当有人劝她丢弃小儿子时,王宛兰断然拒绝。

王宛兰做出了一个艰难的决定——那时候,一家四口人,做出这个决定真的很难。。为了照顾这个可怜的儿子,她只能牺牲自己了。而当时,王宛兰才47岁。

在王宛兰的努力下,儿子黎国思有了进步。这让王宛兰心中充满了希望,她要继续努力,把这个儿子锻炼成正常人,至少接近正常人。

然而,王宛兰还是太乐观了。她尽管想尽一切办法开发儿子的智力,教他认字,教他数数,但黎国思进步得还是非常缓慢。十五六岁时,别人家的孩子都上高中了,可他连10以内的加减法都不会,说话还是不利索。尤其是,他的大小便还是不能自理。

王宛兰每天早上按点给黎国思吃早饭,然后带他出去锻炼,让他练习直立行走,锻炼语言能力等……

然而,事情没有如王宛兰预料的那样,一直往好的方向发展。真的如医生所说,黎国思到了20多岁智力似乎不会再增长了,似乎永远停留在六七岁的样子,而且走路的脚步仍然不稳,生活还是不能自理,必须有专人照顾。她想来想去,从长期来看,唯一的办法就是给儿子找个媳妇。

先后来过几个姑娘。本来也有家里穷,冲着不菲的彩礼去的,但一见到黎国思便打了退堂鼓。

如此,折腾了一段时间,王宛兰彻底放弃了。看来,除了当妈的自己外,没有人会为一个残障人付出了。于是,她继续在家照顾儿子。

终于到儿子30岁了。三十而立,可黎国思不但没有“立”,反而开始走下坡路了。本来走路就成问题的他,连直立行走都退化了,甚至又站不起来了,几乎成了一个瘫子!

起初,王宛兰还是坚持带儿子出去锻炼,可后来已经不可能。黎国思也变得懒惰起来,也不想配合母亲出去锻炼。基本就整天躺在床上,吃喝拉撒睡全由母亲料理。

然而,2013年,当王宛兰79岁高龄的时候,这给她莫大的打击。

此时黎国思42岁,也过了不惑之年,可他仍在“惑”中,并且越陷越深,令人看不到任何希望。

令母亲王宛兰几近绝望的是,儿子黎国思到43岁的时候,

而此时的王宛兰也真是力不从心了。比如给儿子翻身、洗澡这样的力气活,王宛兰是真的吃力了。

但她还得坚持。因为黎国思老躺在床上,不但出现肌肉萎缩,身下还生了“褥疮”,这个很难治愈,疼痛难忍,而且流血流脓,很难打理。

有时候,大儿子黎国坚回来,看到母亲如此劳累,心中不忍,于是就替母亲照顾弟弟,给弟弟翻身,洗澡。但这也不是长事,母亲知道,大儿子也有自己的家,所以她仍坚持自己操劳。

终于,大儿子建议母亲说:“妈,要不咱把国思送到福利院吧。”

可母亲摇摇头,坚决不同意。

后来,居委会的同志也来劝王宛兰:

“把孩子送到福利院吧,不然你也会累垮的。”

但王宛兰仍然拒绝,她说:

“不麻烦别人了,还是我自己照顾吧。”

这样又过了三年。三年之后,当王宛兰83岁高龄的时候。

总之,王宛兰是真的坚持不下去了,而她又真的不愿把小儿子“甩锅”给大儿子,于是她在无路可走的情况下,趁她还有一把力气的情况下,她想到了一个残酷的办法……

王宛兰想,自己80多岁了,眼看来日无多,不定哪一天自己俩眼一闭,解脱了,可儿子咋办?她不想连累大儿子,她也对福利院不放心。

在无数次犹豫之后,在流下无数滴眼泪之后,王宛兰终于咬咬牙,狠狠心,开始了她“谋杀亲子”的行动。

从2017年3月开始,王宛兰先后四次以睡眠不好为由,从社区医院里陆续弄到了60片安眠药,她把这些药片拿回来后,装在一个钙片瓶子里。

然后王宛兰写下了一份留言,然后她便开始实施她的行动。

流着眼泪的王宛兰给儿子一边揉着身子,一边安慰着:“乖,忍着点,一会儿就不疼了,一会儿就好了……”

说着王宛兰就来到厨房,拿来黎国思用的碗。然后她拿出装安眠药的瓶子。然后她倒出了所有的白色药片。然后她把碗里加了温开水。然后她又加了点蜂蜜。

王宛兰端着碗走到儿子跟前,柔声道:于是她端起碗喂到儿子嘴边。

黎国思也毫不犹豫,咕咚咕咚地喝了下去。不久便沉沉睡去。

王宛兰又拿出一条对折的毛巾,用力按在儿子的鼻子上……

最终黎国思停止了挣扎。当大儿子回来时,母亲已经泣不成声……

王宛兰让大儿子带着她去公安局自首了。一人做事一人当。

警察到了王宛兰家,他们再次勘察了杀人现场。警察在王宛兰的衣柜里发现了她事先写好的留言:

“我儿黎国思生于1971年,是一个大脑发育不全的软骨儿,从此他就走上一条痛苦的人生道路,46年来受尽了病痛的折磨和痛苦。他是从来都不会说话,特别这两三年因衰退,完全不能行走,因而肌肉萎缩,卧床时间长成肉(褥)疮,由于血气不流通,全身骨痛,做为母亲的我,真是心力交瘁,精神受尽折磨,看他生不如死,我实在不忍心,才有用安眠药带他离开苦海人生。我是有心脏病、高血压的人,如果在这个时刻我不幸去世,这封信说明国思之死是我一个人决定做的,其他人绝不知情。我的儿媳俩他们是很孝顺的,我也感到安慰。”

警察看后,也是一阵唏嘘。

然而,毕竟是杀人,法律是无情的,王宛兰还是被带到了法庭,按一切正规程序审理。

当主审官邱灵问道“你为什么要杀害儿子?”时,一直很从容的王宛兰还是情不自禁地流下眼泪。

说到这里,王宛兰再也忍不住了,在法庭上,她痛哭失声……

主审官和其他人员,法庭上所有的人都忍不住流泪了。

猜你喜欢

Copyright © 2022 WWW.NAGW.COM Corporation, All Rights Reserved.

NAGW.COM-自媒体平台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网站地图